+61 2 9351 7355 sdn@sydney.edu.au
  • ARTICLE | [Chinese Translation] Internet and the Transformation of China’s Political Culture

ARTICLE | [Chinese Translation] Internet and the Transformation of China’s Political Culture

互联网与中国政治文化转型

Jian Xu

 

1987年,中国发出的第一封题为《越过长城,走向世界》的电子邮件开启了中国的互联网时代。经过近三十年的发展,中国现在已经拥有七亿两千一百万互联网用户,比美国总人口的两倍还多。中国的数字化转型可能是21世纪中国现代化和全球化的最显著的特征。

 

互联网的快速发展促进了中国参与型政治文化的发展。尽管互联网受到严格的监管和审查,它仍然是一个相对自由的平台,使中国老百姓得以宣泄不满、表达舆情、调动线上及线下的集体行动,有时也成功为政府拟定议事日程来解决社会争议问题。

 

在2003年的孙志刚事件中,网民的强烈抗议给了政府压力,迫使其废除收容遣送制度。所谓的“网络事件”每年都会发生,包括温州高铁追尾事故以及“我爸是李刚”事件。这些网络事件反映出普通人诸如发帖、转发、评论和分享之类的微小的行动很有可能在网上形成大范围的传播网络和话语权,从而迫使政府作出回应。数字化的政治参与主要是通过网上文字和图像形式的传播以及一些相对应的线下行为实现的,这种政治参与形成了“网络围观文化”。

 

中国的文学巨匠鲁迅在他的短篇小说《药》中第一次提到了围观现象。他批判了中国社会中的“围观文化”,并把它看做中国人的劣根性之一。他认为,只有当民主革命能启蒙和团结中国老百姓并使他们从被动的旁观者变为主动的参与者时,革命才能成功。鲁迅对中国革命的预言并没有在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时期实现,但在接下来由毛泽东领导的中国共产主义革命中,他的预言变成了现实。毛泽东将中国人民在日常生活中的围观习惯加以利用,并将其应用到20世纪30年代至20世纪70年代的一系列共产主义政治运动中。中国共产党战略性地将被动的围观者组织调动起来并使之成为有革命热情的民众。文化大革命中大规模的批斗会就是最典型例子。在后毛时期,“围观”也被共产党广泛用于社会治理,例如20世纪80、90年代严打斗争中的游行示众。

 

然而,共产党用于惩治政敌以及显示其纪律惩戒权的“围观”传统已经被普通民众借助网络彻底改造和逆转了,他们以此来反抗中国共产党执政下的官员渎职、腐败等问题。在网络世界中,围观已经被重新定义,变成了一个积极的政治参与的同义词和文化隐喻。通过积极的网络围观,“少数有权势者”被暴露在大量民众的众目睽睽之下,杰米·卡肖形象地把其称作“参与型全景监狱”。这改变了传统党国和社会之间的权力关系。在对权力监督的正式机制不奏效的情况下,网络围观已经为公众参与提供了一种切实可行的形式,并且已经创造出一种替代性的、流行的“反向监督”方式。

 

在应对网络围观文化兴起方面,中国共产党已经展示出了数字化时代社会治理的强大的应变能力。自从习近平2012年底就职以来,这方面得到明确体现。习近平在官方讲话中重新提到毛泽东的政治实践——“群众路线”并将其应用到了实际管理中。互联网成为了实践“网络群众路线”的虚拟平台,通过互联网共产党能够更好地向群众传达他们的想法,并能听到群众的心声。“互联网思维”在中央和地方的“群众路线”教育宣传活动中已经被反复强调。在过去的四年中,我们看到中国互联网的管制在加强,但同时,共产党创新地、战略性地利用互联网进行宣传工作、争端处理以及社会治理也是令人印象深刻的。

 

经过近三十年的发展,互联网已经成为一个有着自身逻辑的体系、一个国家及非国家治理者必须要适应的媒介。互联网成为老百姓的“扩音器”,用作他们围观和维权的工具。同时政府也将互联网看作“安全阀”,通过互联网他们能够更好地处理危机和紧急事件并维持俞可平教授所谓的“动态稳定”。两种基于互联网的政治文化都拥有着参与式、协商式以及民主式的理念,但是所追求的政治目的却不相同。这两种文化之间的争论、协商及相互影响已经革新并改变了中国的政治传播体制。

 

有人乐观地强调互联网对中国社会和网民的赋权,忽视了作为技术的互联网的局限性。也有人悲观地强调政府对互联网的监管和审查,轻视了网络赋权对中国公民社会成长的推动作用。这种技术乐观主义和悲观主义的态度,都是不可取的。我认为当下最重要且迫切的是研究互联网、党国、市场以及社会之间复杂的相互作用,以及这种相互作用的合力给中国政治带来的机遇和挑战。借用俞可平教授的重要著作《民主是个好东西》的标题,我想说互联网同样是好东西。但是互联网是否能成就一个民主的中国仍是无法确定和预知的。

 

Originally published in English, view here

Comments are closed.

 
X
X